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高能新闻 > 2014年高能新闻
 
“基础物理学向何处去”论坛成功举办
下一代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项目引热评
2014-02-24|文章来源:所办 理论物理室 |浏览次数: |【
 

  223日晚,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科院高能所、中科院理论所、中国科学院大学联合举办的论坛“希格斯粒子之后,基础物理学向何处去”在清华大学成功举行。600多人参加论坛,现场座无虚席,很多人席地而坐或站在后排。 

  论坛由菲尔兹奖获得者、清华大学教授丘成桐主持。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David Gross、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Gerardt Hooft、菲尔兹奖和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Edward Witten、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Nima Arkani-Hamed、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Joseph Incandela、狄拉克奖和樱井奖获得者Luciano Maiani、日本东京大学卡弗里宇宙物理学与数学研究所所长Hitoshi Murayama、潘诺夫斯基实验粒子物理学奖获得者王贻芳等八位世界一流的物理学家作为嘉宾参加论坛,谈了对基础物理学的未来发展的看法。 

  希格斯粒子发现后,中国科学家于2012年提出建造下一代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并适时转为质子对撞机(SppC)的方案,瞄准对撞机实验的核心前沿物理问题,科学目标是精确测量希格斯粒子的性质以及搜索标准模型背后更基础的物理规律,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论坛上,高能所所长王贻芳介绍了这一项目。他说:“高能物理实验不仅是研究高能物理的重要设施,也是促进人类进步和其它科学技术发展的重要基础。希格斯粒子发现后,中国有了一个良机,利用成熟的环形加速器技术就可以建造一个希格斯工厂,来研究世界上最先进的研究课题。只有研究清楚了希格斯粒子的性质,才有可能了解粒子物理未来的方向。”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高能所高能物理前沿研究中心主任Nima Arkani-Hamed认为:“这个加速器第一步可以进行正负电子的湮灭的对撞实验。由于我们没有发现轻子有下一层次的结构,它的对撞给出的谱会比较清晰。这个阶段会产生很多希格斯粒子,从而带动相关研究。第二步我们可以在加速器上进行质子-质子的对撞实验。由于质子的静质量比电子大很多,我们可以探测更高的能量区域,从而观察更微观的尺度。” 

  论坛嘉宾坚信下一代的粒子加速器将会为我们认识世界带来重要的突破,并认为CEPC项目将提供极好的粒子物理研究机会,为中国开启成为粒子与加速器物理领域世界领导者的机遇。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Gross教授说:“我把这个梦想叫做‘中国的伟大加速器(The Great Accelerator)’,这会和万里长城(The Great Wall)一样引人瞩目。它会比万里长城的作用更大,会在科学技术各领域有突破和发现。”Maiani教授说:“美国建造了Tevatron对撞机,欧洲建造了LHC对撞机,中国现在有机会建造CEPC,这是中国高能物理发展的机遇。”Incandela教授表示:“建造新的高能加速器对深入理解我们赖以生存的宇宙非常重要,在国际高能物理学界的下一步发展计划中,期待中国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接下来224日至25日,一个关于未来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研讨会将在高能所举行,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菲尔兹奖获得者在内的数十位中外科学家将进一步讨论其设计建造的技术方案,并提供物理指导。 

    附:论坛视频回放

八位世界一流的物理学家作为嘉宾参加论坛

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Nima Arkani-Hamed

潘诺夫斯基实验粒子物理学奖获得者王贻芳

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David Gross

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Gerardt Hooft

菲尔兹奖和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Edward Witten

狄拉克奖和樱井奖获得者Luciano Maiani

基础物理学奖获得者Joseph Incandela

日本东京大学卡弗里宇宙物理学与数学研究所所长Hitoshi Murayama

清华大学陈吉宁校长出席论坛并致辞

菲尔兹奖获得者、清华大学教授丘成桐主持论坛

论坛现场气氛热烈,座无虚席


 
 
扩展阅读:
·【新华网】中国科学家提出建设下一代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探索"上帝粒子"奥秘
·【科技日报】大加速器:上帝粒子发现后的“中国梦”
·【中新网】中国科学家酝酿建造下一代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
·【中新网图片新闻】世界一流物理学家北京“论剑”
·【中国科学报】基础物理何去何从
·【科技日报】“中国建大加速器,将激励一代人”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790号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50
地址:北京市918信箱    邮编:100049    电话:86-10-88235008    Email:ihep@ihep.ac.cn